柳达是溜达

唯一碰的成瘾事物是熬夜

黑暗面混账没用老傻瓜
达斯扒瞎
是柳达是溜达拉出来遛遛

拉灯组头像@果哒

关爱失徒空巢老伯爵
黑暗面冰圈人形自走粮仓溜达

数一数发现我欠了十三节高数,
所以看我这段没更新的话,不要怀疑,我一定没活着(

是不是惊讶我昨天为啥没有愚人节钓鱼?
  
 
 

因为我给忘了
(西皮笑脸.jpg)

星战的朋友们
有没有啥很想看我写的玩意2333
(注:我其实还在垃圾船)
*当然大家都知道以我的调性说了我也不会写
但还是想听听!

白日梦

Summary:
很短。

作者:溜达(Люда)

备注:黑体字为第一人称自述。

 

 
门响了一声。她抬起头,甜甜地笑。
  
他可喜欢我了。
我坐在这里都忍不住想他。但又能怎么办呢,谁叫他对我那么好。

鸡毛掸子熟稔地在床单上扑弄,掸去不存在的灰尘。

“他怎样呢?”

这都要怪我,都是我在等咖啡时候瞎看,这不就一眼看到他了。他就那么着,随便靠在柜台边上,手里捏着一张不知什么报纸在读。我现在还记着他侧脸啥样呢。
大概是我盯着看得太久,人家柜员叫我两声我咖啡也忘了拿。这哪怪我啊,我当时心脏都漏跳一拍!等我一转身,听见有人叫我——我一转身,他就站我边上呢,我手里咖啡都一哆嗦。哎呀,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他之前认识你吗?”

当然了,他就是特地来找我的。谁知道他能第一眼就瞧上我了呢。

饮水机里的水冒泡,发出汩汩声。

“你们怎样认识的?”
  
就是……认识了。
我还是跟你讲他本人吧。他太热情了,我一时间还不适应。你想想,回去就说他喜欢我!那怎么办,我又不是不喜欢他,但是你瞅瞅,这也太突然了,叫我怎么回答呀。他就是存心,太坏!
那我最后肯定还是答应了。人一主动起来呀,真是隔层窗户纸都挡不住!看我不肯松口呢,他就变着法叫我承认。

一阵短暂的沉默。窗帘半掩着,时而鼓动,刮擦过窗台,沙沙地响。

他在工作上帮了我不少。他原先是历史老师,我的工作是他帮的我。后来又帮我解题,工作上要用的数学题。有一天我到他学校去,我们两个就钻小树林,你绝对想不到我们在干什么。做数学题,哈哈哈!在小树林做数学题!
我希望远处滚在一块儿那一对学生可不要被我们吓到。

“所以你说的是数学题。”

嗯,没错,他做的可好了。说来也怪,他老跟我说他以前是想做数学系教授的,那他怎么就学了历史呢。

“是啊,怎么就去学了历史呢?”

是啊。

她保持老样子坐着,边上给她倒的水也不喝。脸上有一瞬间的空白,但又很快被浮上来的红晕取代。

我们好上之后,我都是叫他发消息讲数学题的。三天不到就好几百条信息,可气的是还不光说数学题,老是夹杂着问我,有没有饿着自己,要不请我吃个饭?你说说,这怎么像话呢?
后来突然叫我下楼,说什么给我送数学课本。哪有什么课本啊,他这是抱了一大束花还要亲我!我老不好意思了,一扭身就跑掉,他自然没有得逞。但还是非叫我收下花。我回去一看,这里头怎么还藏一枚钻戒呢……

她的眼神恍惚起来。

可是他现在走掉了,他在世界上周游。

“那他……”
 
她猛地挺直身子。

他在一艘船上,一艘巨轮。他还会回来接我的。
一定会的。他说好了。

她在机场等一艘船[1]。它永远不会来。

风吹动洁白的床单,翻动医生手中唰唰写着的纸张。

这些事,只不过是在满满当当的病历上再添上一笔罢了。
 
钟情妄想。

只有一笔。
 
  
  

她背对空荡荡的房间,眼神骤然锐利起来。

但,如果不是来了这里,永远不会有人会想要认真听我的这些……絮语。
 
她扭过身,举起水杯,又对着墙壁沉思起来。




可是……

她的音量又渐渐放低下去。

他是真的喜欢我啊。
 
   
  
  
   
注释:
[1]在机场等船:Loving someone who doesn't love you is like waiting for a ship at the airport.

作者的话: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一个病态的,互相纠缠的,唯独与真正主角毫无干系的故事。

假作钟情妄想,却到最后也模糊了混乱与现实。

所以有人来玩我吗,啊不,找我玩


提问箱

【八戈戈】局子文学

配对: @八月既望 / @一只甜戈戈

备注:这一群人开始疯狂混乱邪恶自组自磕的产物!

 
  
“你来了。”
 
戈戈在探视室门口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
 
斜眼瞅着倚在铁质椅背上的少女,一双翘得恣意的腿从图案精美的小裙子下直直伸了出来。

叹了口气,戈戈假装没有看到桌面上那根朝她勾了一勾的小拇指,在桌边站定了下来。

“你还是那样。你说说你,本来就因为涉|黄进的局子,怎么到了里头还是经营着黄色生意呢?”

接下来的话被手掌与桌子迅速接触的声响瞬间打断。两腿轮番一摆,又换了个翘腿的方向,八月单手叉着腰,挑起眉毛。

“老子干的那档子事可不叫黄色生意,收起你猥琐的眼神。”

“我没……”戈戈头疼地扶住额头。想了想,她还是将再说话的念头作罢,像往常一样耐心地等待八月说完。

八月挤挤眼,随便将半边身子靠上冰凉的桌案。胸口一边的起伏就这样放在了上头,戈戈再怎么假装,也还是忍不住瞥了那么小小的一眼。
 
自然这点动静是逃不过八月紧盯的眼睛的。八月笑了,一把抓起戈戈的手往领口里一塞。

“来你看看,”八月反而正经起来,“老子一没脱二没卖,画点文学艺术满足一下局子里广大同胞们的精神需求,咋就黄色生意了?”

抓着戈戈手腕的手又引导着往里塞了塞。“对了——”八月话锋一转,“叫你画的稿子带来没?”
 
戈戈扭头看了一眼丢在旁边的手包,语气颇为无奈:“带倒是带了,可你这样叫我怎么拿啊。”

“那好。”八月松开手。
 
胸口的衣服却没有动静。

“但我又不想撒手了。”戈戈得逞地咧嘴笑,手上顺势捏了两把才迅速抽回。

八月憋不住笑地哼了一声。

“就你话多。”
 
一小沓稿纸跌在桌上散落开来。八月挑挑拣拣,嘴里还嘟哝些什么。

“这几张还可以,多画几张一样的,批量生产。这张……尺度太小了,左边衣服再往下拉点。还有这个,双人的不用画那么多,在里边这种价钱贵,太多了没有市场要掉价的。”

戈戈在旁边听着,入神的样子。
 
“总之虽然我画的能卖的更多,但你这还有改进的空间。这一波大概能卖……哎我说你,发什么呆啊?”八月敲了敲桌子。

“没有什么,”戈戈嘴角微微上扬,“你继续。”

八月又一后仰。“我说完了啊。”

见戈戈还是一副专注模样,八月忽然一拍大腿。“哦,等等,瞧我给忘了。”

熟稔地把手指在胸衣裹紧的部位中间捅得深了些,八月翻腾半天,夹出厚厚一叠皱巴巴的钞票。

“上一次的。”

戈戈自觉接过,放进手包。打量一下钞票的厚度,戈戈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我都快以为你进局子来就是为的这了。”

八月翻了个白眼,没有搭话。

“真是。”戈戈小心翼翼地坐到另一把破椅子的边缘,挥手替八月赶走一只盘绕的蚊子。那蚊子被赶了几下还意犹未尽,直到戈戈整个人又站起来才作罢。

“你坐呀。”八月用余光示意着旁边空置的椅子。

戈戈摇了摇头。“不想坐了。”

顺直黑发上散发的洗发露气息就萦绕在八月的鼻腔。一只手若即若离地搭在八月带着一点微汗的肩膀上,两人都不说话,只有头顶上老旧风扇恍若马上断气一般的喘息。
 
手指在八月胸上戳了一下。

“你以后不准让别人戳你的胸。”戈戈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八月眯眼向上看着。

“尤其是柳达。”

“好,”八月说,“但柳达忙于站街,我看这架势像是都快要被人拐了去。除非她也进了局子,否则自然没功夫管我。”

戈戈在八月胸口轻拍一下,看着它们抖动。“进了局子也不许。”

“好啊。”八月依旧不急不缓地回答,抬起眼睛盯着墙上的挂钟。

“时间快到了。”

戈戈便自如地转过身来,手指在自然抬起的同时摩挲了一把八月的脸颊。提起手包,稍微整理了下大衣不平整的一角,戈戈已经一只脚跨出门槛。

停了一下,她又别过头来。

“你要好好改造——多赚点钱。”

“去你的。”
  
  

公事(续)

Summary:
往事就是个不断复现的幽灵。

作者:溜达(Люда)

上篇
 

她认为她依旧平庸。

拽着黑色手套的尖端,她硬生生把它们揪了下来,丢进包里。这种寒冷天气里干燥的空气对未涂护手霜的手部皮肤是一种伤害,她知道,但她不耐烦。

特工又直了直身子,脚上这双太窄的高跟鞋硌到了她的大脚趾。

选调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跟进形色各异的案子,资料夹流水般地过,却没有几件可以真正留在脑间。除了一件。可是她早已远离过去的旧同事,也没有查看权限,她不明白这件案子为何有那么高的机密等级。那么便这样算了,还有什么深究的必要吗?
 
她看没有。还有更多眼下的事情需要她来操心。

但不是像这样,套上过紧的黑色套装,踩进不合脚的高跟鞋,浪费时间参加某种如此这般的无聊宴会。特工工作手册上会有这种强制要求吗?
 
她得是有多平庸才能作为一个特工被指派去参加这种活动。当然了,说不准人家还觉得这是加于她的什么荣耀。

可笑。她摇了摇头。

她自然不会狂妄到笃定自己在庞杂的特勤系统中能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

她见了的事也无非那些。

枪,血液,烧毁的房子,切口齐刷刷的颈动脉。虎口上残留的火药味,枪口细细向上冒出的硝烟。枪管指向太阳穴,双双自杀的亡命情侣,保险柜里装着前几天从银行墙上的大洞里掏出来的染上颜色的钞票。

不算什么丰功伟绩。但足够让她积攒经验到就地打滚,避开头顶呼啸而来的子弹,黑色套装沾染了地上的尘土。

脚踝一甩,踢掉了高跟鞋。躲在车轮胎旁伸手进套裙摸枪的同时,她狠命一挣,包臀的半裙下摆裂开一道不大不小的破口。
 
一只不属于她的鞋出现在车底缝隙的另一端。她拔枪就射,听着手枪发出熟悉的脆响。又是一发,这次穿过倒下来的男人暴露的胸膛。

这个方向已经无关紧要了。

至少还有两个人,她无法同时击中。于是她动了,站起来跑,换上一个弹匣。

移动目标被打中的几率是几百分之一。也有可能是几十。这意味着还需要一齐出现几十个她,他们才能够打中一个。

足够了。她再次卧倒,很确定一下射出去的几发子弹都有了合适的归所。

那么还有一个。最后一个。

特工端着枪小心翼翼地走动,街上的碎石扎痛她的足底。小石头在她的脚下滚动,只见咯吱的轻微响声。

小巷里有人影。特工环顾四周,街灯已蕴含了微弱的暖黄光芒。

垃圾桶盖的当啷响动。

身形一动,她的枪笔直地指了过去——白光一闪——街灯全部亮起——她知道,晚了。锋利金属在一毫米内散发的寒气正逼在她后脖颈。她只须些微偏偏头——

呢子大衣依旧熨帖。她对上一张平静的脸。

“闹剧是时候结束了。”

金属刺进了皮肤。在昏过去之前,最后映入她眼帘的,是抿得紧紧的两片红唇。

后续

公事

Summary:
就这样,她的职业生涯中又能再填上成功的一笔。

作者:溜达(Люда)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她又在害怕什么呢?

特工看着昏暗的街灯。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包括她。

都调查好了,所有的证据基本收集完成了,潜逃的道路封好了,关键的马仔清除了……这是局里“那位”面对面亲自告诉她的。

那么还要她来有什么用呢?不行,你很必须,你是关键的一环,这也是上头派人来跟她交代的。
 
就差这一晚了。

叫她来,却不叫她来逮捕这位黑|帮教父。

“派你来拖住这位,就一晚。”

这下她可知道要她做的是什么了。资料案夹里写的明白,位高权重如黑|帮教父也会在黑夜偶尔光顾站|街女的小屋。时间,大致地点范围,偏好类型……都写得清清楚楚。但到这里,资料也就戛然而止。

一切尽在掌握,不是吗?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她会站在这里,特工不适地拉了拉直接贴合皮肤的西装外套。再里面就只剩一件聊胜于无的胸罩了,初秋的冷气控制不住地往衣服里钻。
 
我很关键。特工努力安慰自己。

当然她也知道这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翻遍了整个部门除了她没人勉强符合那黑|帮教父青睐的标准,这种事压根轮不到她上。
 
别误会,她是出外勤的没错。

部门再怎么冒险,也不可能放任一个从来没出过局里的内勤人员以身犯险。

但拢共也就那么几次外勤任务。这时候她是不是该庆幸,在有限的职业生涯当中,没搞砸过一次?

她也就剩这点可怜的信心可以死抱着不放了。

留住这教父一晚——说的倒轻易!

“这样可以少流点血。”越想越觉得“那位”口气轻巧。

上头倒也坦诚得透彻,即便到了这步田地,再不济这黑教父手下也是有点人的。如果没有拖延这一晚也不是不能做,只是这样双方都会多流点血罢了。

“对大家都好。”

那她就必须得顶上去,这是命令。
 
该死的命令。

特工最后一次检查嘴唇上厚厚覆盖的黑色口红是否有涂出嘴角。她涂它的时候,动作笨拙又别扭。

她涂上浓妆,像个面具扣在脸上。却挡不住底下生生冒出来的青涩气息——这是办公室里的人啧啧称赞她的——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好。

她宁可称之为僵硬。
 
僵硬,不适应脸上突然多出来的粘腻触觉,融入不进她现在的新身份。迟钝与笨拙不该被用作这底下透出来的青涩,更别提拿去讨人喜欢。

可这实实在在是他们选中她的原因。这黑|帮教父就爱瞧见风尘气下边掩盖住的稚拙——或装出来的。

大抵不会去在意其真实与否,毕竟,只有一晚。

她谈过几个对象。谈情说爱她谈不来,最后都走掉了。这也许是他们说她“稚拙”的原因?

可她确凿是上过床,只是没站过街。这种任务他们叫它“蜜罐任务”,她也接受过训练,一个合格特工该有的训练她都有了。当然了,又没实践过。

真是失败。

特工丧气地搓搓手,把本想拢紧的衣衫开口又扯大了些。

这里只有她。

黑|帮教父并不愚蠢,因此他们的人不会布在这儿。甚至,一向令她不由得感到踏实的搭档也不会。

但若是只是这样,她的心脏却也不能跳的这样快。

她向来对待任务是认真的,于是那案卷上明晃晃的文字就随着柏油路某一端延伸的黑暗中放大的脚步声清晰起来了。

黑|帮教父身边常有一把刀。不是剔骨刀,却能剔骨。是把小刀,听说的。

之所以这事也能写进案卷,却也正是因为没人见过。有幸亲眼目睹的,也就只能是某个出来时已经不成人形的倒霉蛋了。

教父的刀法一定很好,那个唯一的线人写道,从颤抖的笔迹里能看出他传这话时的情绪。

组织上没人能打入这教父身边。曾经有过,然后他死了。

就像黑暗中潜伏的毒蛇,和那把小刀一样,无处不在。而她在引蛇出洞,亲眼看着一只尖细的鞋尖踏入街灯暗淡光晕与黑暗的交界。

黑影起初是拉长的,斜斜刺入埋没半个街道的浓黑一片。那只鞋尖还在移动,伴着鞋跟与路面之间清脆的敲打声,细长的影子缩得越来越短,直至该回到正常尺寸时,停住了。

而她站在灯下,影子几乎没有。特工装作漫不经心地抬眼,目光猝不及防撞进和黑夜一样莫测的方框墨镜镜片当中。跌跌撞撞地把视线移开,甚至有些匆忙,却又沿着高挺的鼻梁下滑,被两片暗色的红唇绊住。

她还是赶快挪开了眼。意识到自己的慌乱,她又抬起头,直视对方刀削斧凿般分明的脸颊。理论上她该询问对方的来意——毕竟一切尽在掌握的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更别提想干什么。

局里那个老资格咯咯笑着告诉她的话,现在就像个摆荡不定的钟锤在她的脑海里四处敲响。

“要是不想叫对方看出破绽的话,你只记住,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特工默念一遍,看过去的眼眸中便多了些底气,也断绝了用眼神徒劳地探求呢子大衣下可能隐藏的那把小刀的念头。

对方只是盯着她看不开口。她直心里发毛,是她领口敞开的还不够明显吗,还是她不该在这种时候愣神?但她作为一个普通站|街女,和红灯区的那些个妓|女一样,怎么会理所当然地认为面前这个一言不发的女人就一定是奔着这种目的而来的呢?

“你还挑客吗?”

愣了一下,特工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是从埋进了围巾的那两瓣薄唇中间发出的。

“不不,请进。随我来。”她转身就拐进了阴暗的走廊,努力把脚步声放得大一点,可以让怦怦跳动的心脏在廊间的回音不那么明显。
 

后续

文♂章♂合♂集
神秘之门

备用链接1

补档,防止乱码
补档

对酒当鸽,人生几何!(??